广州选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码
 选展文化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林奕全日记] 20200924林奕全:听说长沙桁架展览工厂供不应求,是真的吗?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20-9-24 00:01:01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微信上,开展览工厂的A总给我留言。

他说,三耳全,某某展览公司,你有了解吗?

我说,负责人,叫什么名字?

A总见我这么一说,就把负责人的微信,截图给了我。

我一看,不认识。

我说,这家展览公司,我只认识他们的老板。

他说,跟我对接的这个人,她说她是老板娘。

见此,我就加了一下这家展览公司老板(下面,就叫他为B总吧)的微信。

我一加他,他立马就给予通过了。还说了一句:林总好。

我呢,就把我与A总的聊天记录,截图发给了他。

他说,是我女朋友来的。

我说,不是老婆?

他说,哈哈,年底才结婚。

我说,她自称老板娘,没错吧?

他说,未婚妻,没错啦!

我说,明白,我会如实跟A总说一下。

他说,我未婚妻也是公司的股东,是可以查得到的。

我说,青岛展览工厂,我一般都是推荐两家。其中,代伟光是我最热衷给大家推荐的。

他说,感谢,感谢!

然后,给我发了一个红包。

我说,红包,是什么回事呀?

他说,日记费,我要交一下。目前,展览公司这边,我很少管。基本上,都是我未婚妻在操盘。包括发单,都是她在操作。

我说,红包是日记费啊!这个,我得收。

打开红包一看,有200元。刚好,够一年的文章有偿阅读费用。见此,我就把B总拉到我们会展读者群里面去。

这下,A总又找我了。

他说,三耳全,对于B总,你了解多少?他们公司,信誉方面,怎么样啊?

我说,我跟B总,算是老朋友了。

他说,原来是这样子啊!那,就辛苦你帮我多多美言几句哈!她们跟我媳妇,谈得挺好的。就是在付款这块,感觉有点离谱。所以,不太放心。

我说,这块,我就不管了了。得你们之间,协商着来。

他说,也是。

聊完,我就把我与A总的聊天记录,截图发给了B总。

B总说,我们跟别人合作,付款都是55。A总那边,要532。

我说,对于这事嘛,我没有什么发言权。但,如果你是找我推荐的展览工厂。我相信他们,多多少少,都会给额度的。

他说,主要是,我与A总那边,也是第一次合作。所以,有点不放心。

我说,能够理解的。

说完,就收到A总的留言。

他说,三耳全,你在朋友圈发的赞助,是怎么回事?

我说,哪个?

他说,就是全国会展产业链资源对接大会。

我说,这个啊!目前,还没有青岛站。

他说,哦!B总媳妇说了,说你刚才,又给他们介绍了两家展览工厂。

我说,是的。

他说,我找你一打听,你还给我搅局来了。我们当地展览工厂竞争这块,有这么激烈吗?你推荐的,他们活干得漂亮吗?千万别推荐错了哦!忙完10月份,我去广州找你玩哈!

我说,好的。

他说,广州有很多好的展览公司,日后多给介绍介绍哈!这次,我要感谢你。因为你,还是比较了解他们的。所以,日后,还要多麻烦您。

我说,你客气了。

说实话,见A总这么一说,我脸上,也没光。

为什么没光?

因为我推荐展览工厂给B总,并不是希望他告诉给人家A总。

而B总呢?

他又没有跟他未婚妻说好。

再就是,我猜测,他这个未婚妻,情商也是不够高。要不,也不会这么傻傻地跟A总如实地说了。

还好,对于A总,我没有欠他人情。再就是,我也是敢做敢当。说白了,也是谁支持我的工作,我就推荐谁。

办完他们两个人的事情,我就出发去教授那里。

喝茶的时候,看到教授茶几上有一个紫砂壶。而且这个紫砂壶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使用了。见此,我就跟教授说。

我说,教授,这个紫砂壶,我拿回去喝茶,没有问题吧?

他说,没有问题,你拿走吧!

我说,好的。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哈!

说完,我本来想提前回家的。结果,教授说一会,有人要过来。我一问,才知道是熟人。

所谓熟人,也就是微信上,聊过。面,还没有见过。既然如此,我就留了下来。

他们一来,给我感觉,不是很好。

怎么个不好法子?

没错,说是过来跟教授学习来的。

事实呢?

聊天的时候,一直在那里抖脚不说。而且,还当着我们的面,接打电话。完全,就当我们是空气。

我觉得,他们,也太没有教养了。

要知道,你既然说是学习来的。态度这块,起码得端正吧?对于抖脚,我就不说了。但,接打电话这块,是不是得咨询过教授,获得同意了,才操作呢?

再就是,既然是奔着学习来的,为什么不能把手机调静音,然后放在口袋里面去呢?

不得不说,有些人,有些话,还真的是靠自己到了一定年龄,见过一些朋友之后,才懂的。

就如我前女友跟我说。

她说,三耳全,我们不合适。咱们,长痛不如短痛,直接分手吧!

时隔多年,我一直不理解“不合适”是什么意思。

最近呢?

关注了很多情感方面的博主之后,才明白。原来“不合适”就是穷的意思啊!

也就是说,人家觉得我太穷了,根本没有什么安全感可言。干脆,分手得了。

说到这,我也不怪人家。只能说,我这些年来,所看的书,所交的朋友。在爱情这方面,基本上,都很少涉及。怪不得,我会单身。原因,就在这里。

扯远了。

见他们不太懂事,我觉得跟他们再聊下去,也聊不到什么内容了。看时间,也差不多到17点了。就借口,说要锻炼身体。然后,回家了。

回来之后,就收到开展览公司刘总的信息。

他说,三耳全,长沙桁架展览工厂,有推荐么?

我说,最近这几天,有很多人都在找。怎么,还没找到合适的?

他说,是的。目前长沙当地的桁架展览工厂,报价都特别离谱。

我说,有多离谱?

他说,跟客户给我们的价格,都差不多。有些,比客户给的价,还要高。

我说,这样子啊!我问问徐总。

他说,好的。

就这样子,我一问徐总,才知道,最近长沙桁架展览工厂这块,真的是供不应求。

见此,我就在想:如果我们是一家桁架展览工厂,我接了单,然后再拉过去长沙,行不行?答案是,肯定行。前提是,我们的报价,不能太高。

你认为呢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/微信
13311256578

扫二维码,加我微信

法律顾问:李耀恒律师-北京德和衡(广州)律师事务所-手机:13609048253|广州选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( 粤ICP备15063571号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0-10-26 12:59 , Processed in 0.35937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