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选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码
 选展文化

20191203林奕全:不是老家人势利眼,而是你自己不争气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2-3 14:5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开车回老家,到家之后,已是晚上9点。鉴于阿辉要换药,而我要写文章。我呢,就选择在外面开房住。

本来,是想预订在亲戚开的宾馆。没想到,房间满了。没方法,只好重新预订。

最让我想不到的是,我预订的酒店,既然离我妈上班的地点很近。这么说吧,就在斜对面。

写好文章,我就给我爸打电话,问他睡觉了没。他说,睡了,明天早上6点要起床上班。而我四哥呢,也休息了。总之一句话,让他们两个下楼一起吃宵夜,是不可能的了。

既然如此,我就去我妈上班的地方去找她。说实话,她在那里上班几年时间,我是第一次去。

到了之后,看见前台小妹,我就报我妈的名字,然后问她方不方便呼叫一下我妈妈。她呢,直接让我去二楼去找就行。

就这样子,我就上去了二楼。在走廊里面的沙发上,我看到了我妈妈。我妈一见我,感觉很意外。然后说,你什么时候回来了。我说,刚到。

她说,回家了没?

我说,还没。不过,我就在斜对面开了房间,今晚就在斜对面某某酒店住了。

她说,怎么不回家去住啊!

我说,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,然后去办理车上牌的事情。

她说,带我去看看你的车吧!

我说,好。

到了一楼,她让我把车开过来,停在她上班的楼下。

我说,没有这个必要。

她呢,一直在坚持。见她坚持,我说,停这里,人家是要收费的。我妈硬是说不会收费。见已经步行到保安亭,我就跟我妈说。我说,妈,如果你不信,你问问保安。

保安大叔直接回一句,是要收费的。有些人停车不给钱,导致我被老板骂了。我妈呢,就在那里跟保安争辩。我一见不是事,就直接拉她走了。

说实话,我知道我妈这么做,也是面子问题在做怪。她想让我把车停在她上班的楼下,是想跟她的同事摆谱一下,让她同事夸她几句。

我觉得这事,真的是不应该。就如当年我带他们去旅游,真正会跟他们说好话的,没有几个。说白了,这就是人性,见不得你比我好。如果我比你好,我就要在你面前显摆一下,赢回面子才行。

好,把我妈拉走,不让她跟保安争吵了。然后,我就带她去停车场,去看看我买的新车。之前,倒是给他们发过照片,他们也算是见过了。真正见过之后,她,心里踏实了。

踏实了,就说我。她说,拿到车牌号了,记得跟我说一下,我要回家去跟妈祖说一下。

这里,我有必要说一下。那就是,老家人比较迷信,有什么事情,都会去祷告和还愿。

我呢,虽然车牌号早就选好了。但是,我觉得这是陋习,就没有告诉她。她呢,见我不愿意答应,也就不勉强我了。

然后,她要去上班了,就让我们去吃宵夜。我说,好。

吃宵夜的时候,也有一个小插曲。

话说,是什么小插曲呢?

这么说吧,去哪家大排档吃,是我定的。而点菜这事呢,我就让阿辉来。阿辉点菜的时候,我就坐在那里玩手机。

阿辉点好菜之后,一个小妹服务员就问我,说,你是不是耳二(我在老家被人家叫“三耳”,我最大的那个弟弟就被人家叫做“耳二”。)的哥哥,东林村人。我说,你怎么知道啊?她呢,就是笑笑。搞得我,很尴尬。但是,我并没有去刨根问底。

这不,服务员上好羊肉之后,就有一个男的过来跟我打招呼。他说,咦,奕全,你什么时候回来了?

我说,哦!阿斌啊!我刚刚回来。

他说,是不是回来喝喜酒。

我说,没有,没有。

他呢,就没有再追问我回来的原因。然后,我就跟他闲聊一下。阿辉见是我的熟人,很快就说自己吃好了。

我说,阿辉,要不,你先回去。我先跟我的老同学坐坐,聊聊天。

他说,好。

然后,他就把单给买了。阿斌呢,连忙让收银员给打折。收银见我们只点了一份羊肉一份青菜外加两碗米饭,就只收羊肉和米饭的钱。

通过闲聊,我才知道这家店是阿斌开的。刚才跟我打招呼的,是他的妹妹。也就是说,是我弟弟的同学。

我说,现在一天流水可以做到多少。

他说,之前一天也就是500-600元之间。现在呢,多的时候可以做到一万多。

我说,有这个流水,很不错嘛!

他就来了一句,他说,我还是羡慕你们这些读过大学的人。远的不说,就说我们班的。现在日子过得最好的,就是你们这些读过大学的。比如,阿海,在中山买车买房了;阿奋呢,前段时间,又买了一台20多万的车……

我说,你也不错啊!在老家,房子早就买在城里面,而且还是最高档的小区。事业嘛,你现在也是一个老板了。

他说,跟他们比起来,差远了。

我说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自己过得好了,就行。

他说,你最近怎么样?

我说,还好吧!

说白了,我就是打哈哈,掩盖过去了。见时间也不早了,我就跟他说要回去睡觉了。他说,好。

就这样子,我就回去了。

第二天醒来,吃了一份早餐,我就去国税局排队交车购税。

在等待叫号期间,我发现有一个男的,他手里拿了厚厚一叠资料。经过观察,我才知道,原来他是帮忙跑腿的。赚的,就是跑腿费。不得不说,这,也是一门生意。

交好车购税之后,我就让阿辉开车送我去车管所。路上,阿辉跟我说,他说,你在国税局交税的时候,我正在车里后排座椅上坐着。你知道吗,有一个年轻人,背着包,戴着帽子,他既然来开我们的车门。后面,见到我了,才关门走了。可见,这个人就是靠偷东西来活。而且,还是一个很专业的惯偷。

至于他为什么来开我们的车门?因为我同学帮我贴的车模,颜色是很深的那种。也就是说,从外面,是看不到里面。所以,这个小偷他才敢来开门。

到了车管所之后,我才知道,原来,做黄牛,都是女的居多。包括我们上牌,找的,也是女的。

说实话,有了黄牛帮忙跑腿,很多事情,都很方便。剩下的事情,也就是我们把车开到指定地点拍照和验车,就可以到办证大厅等着拿行驶证了。

见到我们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,工作人员马上就要下班了。他们问我,要不要购买车牌架。我说,买嘛!其实,不用买都行。明摆着,买,他们就可以赚钱。考虑到人家加班帮我们办事,在加上只需要50元而已。因此,我就毫不犹豫,直接付钱买了。

拿到行驶证之后,我就让阿辉开车送我去东林村。目的,就是想在我出生的地方拍照留念一下。顺便,还可以发发朋友圈。

还有就是,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,也就是剩下我叔叔一家在家里。遗憾的是,我去他们家的时候,只看到我弟弟和妹妹在家。鉴于肚子太饿,我就让我妹妹帮我把菜和饭热一热,然后和阿辉对付一顿。

隔壁邻居见到我,就跟我聊起了家常。比如,东家长,西家短。总之,就是很八卦。这个八卦,总感觉他们都是带着有色眼镜来观人、点评人。

还好,对于他们,我能理解,也能包容。甚至还认为,如果老家人如果不这样子,就有点接受不了。说白了,不能怪老家人势利眼,只能是怪自己不争气。

搞定完这一切之后,我们就启程回广州了。

到了广州之后,已经是凌晨一点钟。我呢,就直接睡觉了。

这一觉,是睡到自然醒。当然,也差不多是中午了。一打开微信,有好几个留言。如:

有我爸的,他说,东西搞好了没?怎么一个消息都没有。

有我婶婶的,她说,回来了,怎么不告诉一声?我在外面干活,不知道。如果知道了,也会送你一只家养的鸡,让你拿回家去吃。

有金晗老师的,她说,讲座的时间,4号如果可以,我这边就马上申请。

对于金晗老师的信息,我很重视,立马起床洗澡,打扮好了,然后才敢给金晗老师电话。最后,我就跟郑锦安教授、易豪、赵泽辉一一确认一下。最终,把讲座的事情给落实了。

明天,就要去院校了,期待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/微信
13318821289

扫二维码,加我微信

法律顾问:李耀恒律师-北京德和衡(广州)律师事务所-手机:13609048253|广州选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( 粤ICP备15063571号-5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0-1-25 01:21 , Processed in 0.484375 second(s), 7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